古典范特西 从“贝一”到“贝九”你最喜欢哪一部贝多芬交响曲?

  贝多芬(Ludwig van Beethoven)是古典音乐史上伟大的音乐家,他出生于德国波恩的平民家庭,八岁登台演出,一生坎坷,成就非凡。

  即使您不是古典音乐爱好者,也建议通过这篇微信推文了解一下贝多芬倾心创作的九部交响曲,选出最能打动您的篇章。当然,如果您因此喜欢上了古典音乐,那一定请继续关注我们特别策划的《古典范特西》。

  在刚刚去过的这个夏天,“古典范特西”夏日特调放送了从“贝一”到“贝九”的“贝多芬的交响曲之旅”——指挥大师蒂勒曼执棒维也纳爱乐乐团,演绎贝多芬的九部交响曲,以及指挥家蒂勒曼和德国知名乐评人、作家约阿希姆凯泽(Joachim Kaiser 1928-2017)的访谈专题片。

  针对每部交响曲,蒂勒曼和凯泽畅谈了贝多芬创作背景、时代风潮、音乐细节等,深入交响曲的肌理。

  开场白:让我们把贝多芬的九部交响曲视为一部巨大的作品,相当于瓦格纳的四联歌剧《尼伯龙人的指环》。

  蒂勒曼:从头开始一首首演奏贝多芬的全部交响曲,从《第一》贯穿到《第九交响曲》。举例来说,当我开始登台指挥《莱茵的黄金》,我会自问:我就像要进入战壕,该怎么做? 《莱茵的黄金》第一个音符响起之前,我在头脑中过一下《众神黄昏》的结尾。如果你从《第一交响曲》开始,也应该想想《第九交响曲》,这样,我的心里就出现一个戏剧性的穹顶,连接着全部九首交响曲。

  凯泽:当《第一交响曲》问世时,贝多芬正当而立之年。它同样有着全新的创意,不仅有着超高水准,而且采取的特殊手法,使得人们在聆听贝多芬作品时,总感觉有股强大的戏剧推动力。

  蒂勒曼:第二交响曲比起第一,各方面都更进一步。特殊之处在于它欣喜若狂的品质。它不断反复,同时又不断加强。它不但充满力量,活力四射,同时它不失柔美。吸引我们的是那种健康有力的特质,不可思议的健康和力量!

  蒂勒曼:要认识到贝多芬的卓越,有一点非常重要:就是音乐结构非常歌剧化。我觉得《“英雄”交响曲》就很歌剧化,有舞台般的效果,非常形象化,指挥时,我真能看到许多画面。

  凯泽:当贝多芬1806年完成《第四交响曲》的时候,正处于其古典风格创作的颠峰。这部交响曲如此精炼、清澈又纯正,也正因为这样,这部作品没有像其它交响曲那样很快的流行起来,不是那样容易被贴上标签。

  蒂勒曼:《第五交响曲》的有趣之处在于它写得极为简洁,整个交响曲正由于简明扼要,而效果非凡!最终凯旋乐章的胜利,正因为之前的黑暗,才显得更伟大。交响乐的存在是为了欢乐,也包括我自己的欢乐。

  凯泽:贝多芬喜爱大自然自有其原因,他说:“在那里耳聋不会折磨我。”他感觉彷佛每棵树都在和他说话,神圣、庄严、崇高!他和许多德国人一样,例如歌德,对大自然非常虔敬。

  蒂勒曼:《第七交响曲》有着不可抑制的能量和推动力,瓦格纳赞其为“舞蹈的顶峰”。它的纯粹性力量,基于如下事实——整部作品完全是最纯粹的音乐,没有标题性,没有什么轶事趣闻。这就是纯器乐,纯粹的心灵表达。

  凯泽:写《第八号交响曲》时,贝多芬正处于创作能力与名气的顶点。它是一首极具效果、巧妙而丰富的管弦乐作品,情绪欢乐幽默,像是一场友好的告别。

  凯泽:第九交响曲是以合唱结束的,这在当时很罕见,对贝多芬也不同寻常。音乐有自己的语言,比文字的表达范围更广。可是,现在贝多芬却说:巨大的欢乐奔涌,我单用音乐已无法表达,现在我选择文字!

  《纵横经典》是一档有着二十年历史的老牌古典音乐节目,聚焦古典乐,囊括交响乐、歌剧、舞剧。

  作为《纵横经典》的新媒体特别策划,“古典范特西”(Classic Fantasy)寓意经典重生,用音乐传递理想, 未来将常态化开启线上音乐会直播,让“阳春白雪”的古典乐走入大众视野。

  原标题:《古典范特西 从“贝一”到“贝九”,你最喜欢哪一部贝多芬交响曲?》

Leave a Reply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Related Post